青豆角杂忆

    董改正
 
    豆角不贵气,也无可寄托之处,入诗不多。明代吴宽有一句“短篱垂豆角,破壁上苔衣”,倒是很贴切,篱笆边栽豆角,既挡了鸡鸭,又遮了烈日,还可以油在锅里煎着,出门掐两把,冲洗一下,切几刀,下锅炒几滚,装盘。这种豆角短粗,肉厚,泛红色,宜搁点肉炒。
 
    然而我要说的是青豆角,长在仲夏的,是正正经经种在菜园里的。一般是一两畦,先种着,浇水、点肥料,稍长,它就原形毕露,蔓前伸着触须儿,就像嫩生生的小脚丫,很犹豫地想向上爬的模样。父亲就到山上砍些细木棍,削尖了,趁着一场雨浸了土,插在畦里,顶相抵,底叉开,成“人”字形,就像顽童顶牛。顶上拿稻草扎紧了。也不用人教,第二天,豆角便顺藤子就爬上去了。抓得紧,风吹不掉。
 
    豆角花开了,也香,人却不闻,只有黄色的小蝴蝶敛翅,立于其上,时而扇动翅膀,竟不知是风吹的,还是它猛然从一个梦里醒了。豆角花对开,两姐妹互相打量着:嗯,红啊紫啊白啊,像一个个小风车,挺不错的。风一过,她们就摇动起来,动啊摇啊,乡村里就很香了,但这时候香的物事多,没人在意。似乎就在一夜之后,一条条小绿虫一般,细细的、可怜见的小豆角,就在豆花里钻出来了,也是成双成对的,喜人。
 
    若是遇到一场雨,次日再见,就是长辫子的大姑娘了。一条条碧玉,恰到好处的瘦,胖了不好,不只是不好看,炒出来出水大,黏糊糊的,没有女孩子家的清俊气。窈窕豆角,折成小段,大火,素油素炒,盛出来,油亮青碧,自有风流韵致,惹人喜爱。这时节,青豆角争先恐后地长,吃不完,等不及,那真叫“青春”啊,过一天就成“邻家少妇”了。
 
    老祖母经验丰富,带领我们兄妹,一起来摘。妹妹每每被蝴蝶吸引,或是摘豆花玩,老祖母立刻大声呵斥。弟弟干一会,干脆溜到小溪里捉鱼了,她却只是笑骂:这个小讨债鬼!摘好了,老点的,留下吃或者煮熟了,叉在晾衣的竹竿上晒干,即使没有五花肉烧,干豆角素做也是绝味。我说那是太阳味,老祖母就若有所思地看着我。
 
    我们拿青稻草,一把把将豆角齐腰扎好,扔进大缸里,撒盐,吩咐我父亲到溪涧里搬几块圆润的平石来,祖母亲自压好,不让我母亲沾手。听说腌菜要看手,母亲的手腌菜,不久就烂,就像她栽的南瓜,叶子疯长,却不结瓜一样。这时候,我看见她不服气地撇撇嘴。
 
    过几天,家里就充溢着豆角的酸气。渐渐地,它变色了,腌制最成功的是微黄,炒出来脆。我顶不喜欢闻这酸气,也吃怕了,可是,这素朴的豆角,陪我们度过了许多有盼头的日子。来年,依然有花开,依然架架垂下“碧玉条”,依然有蝴蝶来,螳螂依然手执弯刀,在豆角藤上“劫道”。老祖母虽然凶一点,父母亲虽然忙一点,我们虽然淘气点,可是,一家人在一起,真的很幸福。
 


返回桂宣网—广西经济之窗首页>>

(责任编辑:桂宣)

桂宣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桂宣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桂宣网,任何单位及个人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需注明“来源:桂宣网”并加上本网站链接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桂宣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邮箱 1335868466@qq.com
精彩图文
相关文章
经济图文
资讯类文章一周点击率排行
热点图文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桂ICP备16003361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? 2015 - 2016 桂宣. All Rights Reserved